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兰溪在线|lanxi.online|兰溪新闻|兰溪在线|兰溪论坛|兰溪信息|兰溪网|兰西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530|回复: 0

杨瑞符:孤军奋斗四日记

[复制链接]

235

主题

484

帖子

147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470
发表于 2020-9-7 16:5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3.jpg
本文作者为孤守四行仓库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524团1营营长。
4.jpg
在四行仓库孤军奋战的壮士们
十月二十六日 晴 星期二
敌寇无法得逞
两月半以来,敌寇虽然以三十万陆军,半数以上海军,三分之一空军,向我猛烈进攻,敌寇虽然在上海易主将二次,下总政四次,调拨兵五次,向我长期进攻,可是从八一三起,首先开入闸北扼守天通庵阵地的本营,七十五天来,在层蜂的领导之下,始终坚守,未稍退却,竟使敌寇无法得逞。
大场被敌冲破
十月二十六日,是大场被冲破的一天。晚十时,团部传令兵××跑到我营部报告:“团长有事请营长到团部去一趙。”我马上带传令兵一名,跑到北站大楼团部。团长就把地图和师部命令一面给我和第二营长看,一面告诉我们:“大场已失守,我们部队今晚有转移新阵地的消息,各营可马上命令各连准备妥当,在原阵地待命,工作器具弹药等,一概不准遗失。”
我奉命后,即于十时三十分钟回到营部,用笔记命令,传达各连,遵照团长命令办理。这时我独自一人在房中只听得敌人炮火比往天格外猛烈。自己一想到要撤退的消息,好象失了一种宝贵东西一样,形容不出的苦痛着。我于是打电话给团长说;“报告团长,我们自从‘八•一三’抗战以来,到现在已两个多月了,敌人虽然曾以大量炮火作四次总攻,结果敌人不但未得逞,反而给敌人以很大的打击,今天我军虽有伤亡,可是还有许多巩固工事和实力,难道就这样白白地把我们的大场丢掉吗?”团长说:“因为大场影响,为了战略上的关系,不得不转移阵地。”这时我也无话可讲,只好说;“好吧!”
奉命孤守闸北
十一点钟后,团长来电话叫我马上到团部去,可是外面的大炮声机枪声更加紧张。我当即率传令兵二人往团部去,不料一出门从正面飞来炮弹二枚,幸而我敏捷卧倒只受着尘土的袭击,弥天烟火把我完全笼罩着,我窒息了。……但是我鼓着勇气,冒着弹片冲到团部。我见到团长敬礼毕,两目注视团长很久,可是团长一言不发,观其神色,似有欲言而难言的苦衷。我等了二十多分钟,团长还是一言不发。正当我莫明其妙焦急万分的时候,忽然师部请团长接电话,同时谢团附也从师部跑回来了,样子很紧张,我心中更加奇怪了。谢团附走到我的面前,给我一张小纸条,这原来是师长要我营死守闸北的命令。谢团附说:“你赶快下命令集合部队,我先到四行仓库去。”我想,我忝为军人,誓以完成任务不辱使命为天职,撤退,不成功,便成仁,此其时也。这时整个大部队已开始撤退,而团长表示非常难过,我便很激昂的报告团长说:“请团长放心,我誓以最后一滴血,为中华民族争人格……。”话未完,团长很迅速地走拢来握着我的手说:“好!你在这地和敌人作最后一拚吧!”这时紧张的空气,弥漫着整个房子,我当即与团长挥泪握别。
十月二十七日 阴 星期三
集合困难万分
这正是廿六日深夜二十七日晨零时二十分钟的时候,大部队已纷纷撤退了。我这时首先感觉到着急的是集合的困难,第一各连散布在火线上,时间太急迫:第二恐怕有些部队莫明其妙地随着本团各营走了;第三我只有两个传令兵不够分头传令,第四我的官兵完全是第三次由保安团补充来的;第五敌人炮火如此猛烈,情况太紧迫。在这里我祝愿先总理默佑我,使我在这万难的、紧张的情势中,能够将全营队伍很顺利的集合起来,完成我为闸北流最后一滴血的神圣使命!想至此,我马上派一传令兵去传机关枪连和营部到蒙古路集合。并令传令兵于命令传到后,再带传令兵数名到北站来找我。另派一传令兵到一、二、三连通知在北站集合(全用笔记命令),我一人到北站等候,约二十分钟后,派往机枪连和营部去的传令兵已回到北站,并带来传令兵两名,随着第一连的一、二排亦到。当命掩蔽休息待命,免遭无谓牺牲。可是又等了二十分钟后,二、三连仍未到,而北站附近敌人炮火更加猛烈。遂急令第一连之一、二排,先到蒙古路与机枪连集合待命。又等了一会,而二、三连和第一连的第三排仍未到,遂又派传令兵二名分头去找。约十分钟后,我一面焦灼,一面又关心机关枪连和第一连之一、二排发生意外,我于是留传令兵一人,在北站等候二、三连和第一连之第三排来到时,即率其到蒙古路旱桥附近集合。可是当我到蒙古路后,只见到第一连之一、二排却未见到机枪连了。这时我心中焦乱如麻,传令兵又没有一个,真不知如何是好!只得以忍耐、镇静的态度处之。随即由第一连派传令兵追机关枪连去。我当时告诉传令兵说:“你如果追上了机关枪连,就说营长有命令速往四行仓库集合,我们第一营是沿着苏州河右翼撤退的。”同时我又恐怕谢团附在四行仓库等的着急,因命第一连之一、二排先往四行仓库找谢团附集合,留我一人在蒙古路等候。约一刻钟,第二连到了,可是在广东街之第三连和第一连之第三排还未到,我心中是非常地担心他们已随着大部队撤走了。
终于不见第三连来,便派一班警戒部队在此地等侯第三连一同到四行仓库来。我带着第二连到四行仓库去时,见谢团附在指挥第一连征集炊事器具及食料、木柴。我很镇静地问谢团附:“机关枪连和第三连来了吗?”谢团附答没有到。这真叫我难受极了!随即加派传令兵二人赶快追寻。同时命第二连派一部份参加征发水缸、炊爨器具,并担任四行仓库外围之警戒。
完全到达四行
大约是上午九点的时候,机枪连、第三连和第一连之第三排才先后到达四行仓库。我责问他们为何这时候才来!回答:“因为事先不知本营有新任务,又很久找不到营长的位置,所以随本团二、三营的队伍撤走。幸而在路上遇着团部的人,才知道本营留守四行仓库。又幸而碰着传令兵,所以才很顺利地回到四行仓库来。”此时我营除大行李外,其余一律到齐了,我真是感到分外的愉快和兴奋!
迅速布置阵地
我和谢团附商定:先派一位资深军官而最得力的勇敢排长尹求成率兵两班,到旱桥警戒,我随即集合各连去侦察地形。谢团附继续征发一切应用物品。地形侦察完毕后,我命第一连占领右翼西藏路阵地,第三连占领左翼阵地(交通银行那边)命第二连在中央,担任四行仓库外围之守备。机关枪连除以两挺布置在四行仓库楼顶上担任防空外,其余分配一、三两连的重要位置,完成全营火网之编成。
征发工事材料
四行仓库的门太大了,假使没有大量麻包堵塞起来,那长期守备还是很困难的。因命各连长将大厦铁门打开,当见内面堆着满屋的大豆、小麦和羊皮等,我见了很兴奋地说:“不怕敌人了,赶快利用这些材料构筑工事吧!”
运用非常战术
现在是二十七日的拂晓了,为了工事还未完成,深恐敌人逼近,站脚不住,我便一面命通讯兵将大厦的电灯全部破坏,以便我军隐蔽,同时为了阻止敌人前进我军赶筑工事起见,又派兵将四行仓库周围的房屋焚烧起来。一切布置完毕了,天也亮了,垃圾桥上的民众象潮水一样的向闸北涌,可是看到闸北的大火时,他们又莫名其妙地停止前进了。
开始与敌血战
七时半,旱桥之警戒部队报告敌兵已在北站以东地带向我用威力搜索前进,有进犯北站大楼之模样。我当命该排长倾全力抵抗,无命令不得撤退!午前八时一刻,我警戒部队报告敌人已确实占领北站大楼,并插上太阳旗子了。而敌人飞机又到处侦察轰炸,我便命那两班人开始向敌人射击抵抗。约两小时后,撤回本阵地。此时四行仓库西北两面的火势逼近了我们的门口,诚恐燃烧了自己房屋,又急命设法将其熄灭。
午后一时许,敌人已逼近四行仓库了。最初在西面的交通银行那边发现一部份气势汹汹手持太阳旗的敌人,当然被我外围的阵地守兵予以迎头痛击,立即枪毙四五人,余均逃匿。
利用失效工事
在苏州河北路,有我国防工事(原来对付租界敌人设的),可是工事的枪眼是向着我方开的,无法利用。然而想到敌人是一定会来利用的,便埋伏手榴弹多枚,还加上一颗迫击炮弹在这国防工事内。果如我所料,没有好久,四、五个鬼子钻进去了,我守备兵将手榴弹绳索一拉,轰然几声,给敌人以很大牺牲。午后二时半,敌人又整队冲来了,人数约四五十名,我警戒部队与之血战后,便放弃外围阵地,安然撤回四行仓库,此役我约有伤亡。
我当命第三连赶筑工事,以免敌人冲入,不料敌增加部队向我门口猛冲。我于是一面派兵抵抗,一面赶筑工事,敌人猛攻虽无片刻间断,所幸我抵抗之弟兄,更番苦战,勇猛可嘉,我们爬在地上,一面擦擦脸上、眼上的灰,一面又向敌人还击。这时我亲自督率第三连与敌人血战。午后三时,该连长石美豪面部被弹穿,血淋满面,他仍然用手巾敷着,不离阵地,不久该连长腿部又被机枪弹洞穿了,不得已我当令其离开阵地休息,但敌攻势仍猛,忽然想起了楼上可以投手榴弹,即命尹排长率士兵十名至楼顶,向下投弹。此时敌兵集西南墙根下有七八十名之多,当即投迫击炮弹两枚,手榴弹数枚,敌被炸死七名,伤二三十名,其余完全逃跑了,我军始将危困解除。
敌终不敢轻进
隔河民众见敌人退走,莫不欢欣鼓舞,我便命除派出必要警戒外,其余完全构筑工事。本部自昨夜至今天下午傍晚止,尚未吃过饭,因准各连自行设法给养。敌人自此次败退后,知我有备,也不敢轻进了,只得向我取包围形势。
晚九时,四行仓库周围火光蔽天,烟火弥漫,我遂严令各连官兵须彻夜赶筑工事,加紧戒备,不准任何人睡觉。
十月二十八日 阴 星期四
不成功、便成仁
晨一时许,敌寇枪声渐稀,这是我深夜静思的时候了。我想:这次假如我成了功,我不愧为一个国家的革命军人,不愧为先总理的信徒,不愧为蒋校长的学生。这次假如我成了仁,那么关于我家的善后,早经最高领袖替我准备妥了。我父亲兄弟一辈子是不会受苦难的。而我个人呢?我相信我成了仁以后,只要中华民族的历史不断绝,我一定会在历史上留下一个光荣的名字;同时恐怕还有无数的中华后裔替我立祠焚香了。这真是我“不成功,便成仁”的唯一时机。残暴的敌寇啊!你来吧!我要利用你来完成我杨瑞符的人生观了。不顾一切的拚吧!死算什么?人活百岁总是一死。
晨七时许,敌寇大量飞机,一队一队的盘旋在四行仓库的上空,威胁侦察,企图投弹,但我大厦楼顶之高射机关枪阵地,业已构筑完成,敌机不敢低飞,无法肆虐。同时经过昨夜通宵的构筑工事,我仓库门及各主要阵地,已有相当的巩固。四行仓库和大陆银行之间的墙壁,也经我们凿穿了一个洞,可以互相交通。这时假使敌寇再向我进攻时,我可以很有把握的靠着这些巩固的工事,发扬我之威力了。
宣布本营使命
上午八时许,我召集全营的官长和班长讲话,大意是:“本营这次奉命死守闸北的任务,因为前天、昨天没有时间还未向大家宣布,现在我不说大家也明了我们的任务了。大家务必领导全体弟兄,抱必死的决心,与闸北共存亡,才不辜负长官的重托。”各官长和各班长听了,都很兴奋激昂,誓与倭寇周旋到底。
火海中的孤军
上午十时许,我亲自到各连慰问受伤的弟兄。以后我和谢团附到大厦楼顶去视察敌情,只见闸北大火浓烟,高冲云霄,遮蔽天日,整个闸北被烟火笼罩了。这时四行仓库所处的地位,好象是在一个火海中孤立着。
不愧一等射手
敌寇的机炮,又不断地向四行仓库射击了,我和谢团附看见苏州河北路上有几个敌寇在那里走来走去。这时谢团附从楼顶上瞭望哨的手中拿了一枝枪,向这几个敌寇射击,轰然一声,一寇兵应声倒地。我高兴地说:“谢团附的射击技能果然不错,真不愧为一等射手。”这时我兴奋极了,不觉得敌寇的炮火厉害,不觉得我们在敌寇的包围中,更不觉得什么是死。
运气渐入佳境
谢团附对我说:“你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,可是你今天的脸色,怎么比昨两天好多了呢?”我说:“是的,因为现在是我们最走鸿运的时候了。成功成仁,在此一举,这是千载难逢的时机啊!”我看见北苏州河路上有敌寇遗弃的步枪四五枝,我当时对楼顶上之步哨下一特别守则:“(一)要仔细观察敌情;(二)不准敌寇将那几支步枪拿去,这两点在交班时务必交代下去。”我同谢团咐下楼后,谢团附回营部,我一人到各连去监督工作。我看到士兵都穿着短衣,好象由土里爬出来一样,虽然满身流汗,可是他们的勇气和精神仍然很好。虽然大家是两天两夜没有睡觉,没有好好吃一顿。我看到这种刻苦耐劳的精神时,更觉得长期抵抗是有把握的。
二次与敌血战
午后三时天气阴暗,蒙蒙细雨,四行周围火焰渐熄。我看见敌寇在四行仓库的西北面,很隐蔽地运动着四五门平射炮,向我们放列,我当令机关枪向敌射击阻止,而敌寇在交通银行屋顶之机枪也马上向我还击,至此我们又和敌寇开始第二次血战了。敌火之猛烈,较二十七日堵门攻打尤甚。仓库各楼中,枪弹横飞,烟焰蔽目,我命令各连一律停止工作,参加战斗,我与谢团附分头指挥。谢团附担任大厦东面的指挥,我在西面第三连阵地指挥作战,与敌相持。下午五时许,敌寇弹药消耗甚多,我略有伤亡。时天色已晚,敌见不逞,狼狈而去。我又命各连除留必要的警戒外,一律仍然加紧工作。
处置饮水问题
经过这次混战后,奇怪的是四行仓库的自来水管不出水了,这是很严重的问题。我迅即回到营部派人仔细检查各连所出之水,勉可维持现状。乃急命各连自行派兵看守饮水,不准洗脸洗脚。所有污水小便,亦须妥为保存,以备消防之用。
介绍谢团附
晚八时,我分批召集各连士兵讲话,因为谢团附到差不久,所有士兵还不认识他,所以我首先对各连士兵介绍说:“这位就是本团团附谢晋元。”并由我发口令向谢团附敬礼,由谢团附训话毕,我又继续讲话:“本营此次留守闸北,限于时间,未得预先明白告诉大家,现在各位已经完全明白了,望各位爱国的男儿都抱定必死的决心,和谢团附和本营长死在一块儿吧!大家可以很简单的写遗书一封,通知家中。写好后,收集起来,等待将来设法送到邮局去,以表示大家牺牲的决心。”随又规定今晚仍然不准睡觉,务必在今夜完成一、二、三楼的工事。对于警戒,更要小心,当即解散,分头工作。
内外消息灵通
四行仓库的孤军抗战新闻,已轰动了整个大上海。晚九时许,有人在外面通消息说:“仓库某处有电话机,希望你们利用以便同外面通消息。”我即命通信兵侦察,果然发现了,随即接通,从此可与外面通消息了。
备承慰劳鼓励
随后外面送来的食品和报纸,络缂不绝。各方信札和新闻记者,也陆续来了。我见了这种热烈情景,读了这些报纸、信札以后,我更加感慨流涕,自觉无以报国家。我看完以后,便传与各连,各官兵看了也更加感动了。
记者要求莶字
晚十一时许,有一个新闻记者要见我和谢团附,这时我因事繁,当派机枪连雷连长代见。一会,雷连长来报告;“记者说团附、营长既不能见面,要求给他写几个字。我于是在百忙中,拿起他的笔记本写着“剩一兵一卒暂为中华民族争人格。”
八百人数来源
我们的伤兵,因为医药困难,所以在电话通了之后,就请外面向美驻军交涉,请代设法在本晚将伤兵运出去,果然有传令兵来报告,负伤士兵可以出去了。我当嘱咐出外就医的士兵说:你们出去,有问四行仓库究竟有多少人,你们就说有八百人,决不可说只有一营人,以免敌人知道我们的人数少而更加凶横,后来轰传全世界的八百孤军的数目,就是这样来的。我团五二四的团长本来是韩宪元,而今天一般人误称为谢团长,也就是在这八百的数目字而推测出来的。
当外面的人来运我受伤的士兵时,我事先因故未到的第一连上官连长,营部汤医官和机枪连杨排长,此次也冒极大的危险抱牺牲的决心,而赶到四行仓库了。我极钦佩该员等人格之高尚和伟大的精神,当令各回原部服务。
童军献送国旗
夜十二点钟了,献送国旗之女童军杨惠敏小姐来,当派员很敬重的将国旗接过来,可是没有旗杆,又派传令班长和营部见习官,设法拉旗杆索子,准备天亮升旗。
军民一致合作
雷连长报告说:“外面送来的慰劳品,都运进来了,请示营长如何分配?”我当到房中看见堆着许多水果、面包、香烟。为了避免各连领发食品影响工作起见,我当派机枪连一班,将所有物品平均分配以后,分送出去。本来我们的士兵有几天没有吃好的东西了,他们得到这样多的物品,自然是说不出来的高兴和兴奋。“军事的力量要和民众的力量配合起来,才能得到胜利”的真理,我现在更加深切地体会到了。
十月二十九日 星期五
绝对不准睡觉
晨三时许,我在黑夜中到各连视察工作情形,有的士兵还是精神奋发,彻夜在阵地上工作;有的士兵,确已疲倦不堪,睡在地上,如死人一般。我当时很严厉的警告睡觉的士兵说:“大家有三夜没有睡觉,弄得精神疲倦,那是事实,但是我们不拚命的将工事完成,敌寇就会马上要我们的命,试问大家要睡觉还是要命?以后我假若看见不服从命令而睡觉的人,我绝对的严加惩罚。”因此这一夜的官兵,都未曾睡觉。
举行升旗典礼
晨六时许,我派见习官率传令兵、号兵数人,将昨晚杨惠敏小姐所献送的国旗,在敬礼的号音中,高升在四行仓库的顶上。我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,飘舞在闸北的上空,顿使四行周围的许多太阳旗,黯然无色!我说:“庄严灿烂的国旗啊!闸北有了你,闸北的领土、主权,还是属于中华民国的。我誓在你的鼓舞之下,使你这光荣的国旗,永远的飘扬在废墟的闸北上空。
中华民族万岁
是日,隔河的中外人士,被我庄严灿烂的中国旗所感动,有脱帽挥泪致敬的,有高呼中华民族万岁的,此情此景,更加使我们感到使命的重大。因此我屋顶上的士兵,也向隔河的群众高呼“中华民族万岁!万岁!万万岁!”以慰国人。
敌寇恼差成怒
晨七时许,敌寇见我大厦楼顶高悬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,越加恼羞成怒,便在交通银行的窗口不断地向我猛烈射击,我士兵沉着应战,毫不畏惧。敌寇飞机也特别加多,终日在空中盘旋,企图轰炸。我屋顶之防空部队,严加防范,稍见低飞,即用高射机关枪瞄准射击。因此敌机被我先后击退者达四五次,终未肆虐。
午十二时许,敌坦克车四五辆,沿苏州河北路国庆路及四行仓库以北地带,各主要交通路口,往来梭巡,向我威胁,并企图掩护其步兵施行围攻。各连一面赶筑工事,一面用机枪扫射,阻止其运动。因此敌寇之平射炮机关枪也一致向我还击了。
决定向我总攻
这时在四行周围之敌寇数百人,严密包围四行仓库,观其凶狠之势,意欲藉其火力掩护,准备向我进攻。外面民众,见此情形,也替我们担忧,屡以电话通知我们说:“大队敌人,准备今日午后二时,向四行仓库总攻,希望你们多加注意。”同时英驻军也来劝告我们说:“敌人将开始向你们总攻了,希望你们赶快离开此地,保存实力。”当时我军杀敌心切,不为所动,婉词谢绝。
下午二时,敌寇总攻击开始了,可是这种密集的枪炮声和枪炮弹,在我们是司空见惯,毫不觉得有什么异样。凭着我们的天然堡垒和我们日夜所赶筑的工事,据坚抵抗,相机应付,对峙约一小时之久,敌之攻击毫无进展,且屡受重创,大有束手无策之叹。
海军进攻不逞
下午三时半,敌寇见我抗战精神不可轻侮,自觉进攻乏术,乃派武装小艇两艘,满载海军陆战队,由黄浦江驶入苏州河老闸桥,企图封锁我军与租界之交通线。这时租界内之民众,很关心的送了一张地图给我们,并指示老闸桥之位置,足见民众爱护我军之热忧。但我军全体官兵,始终以沉着镇静之态度,严阵以待。结果敌之海军在英驻军当局的交涉之下,自知理曲,怏怏而退。
我军笑破肚皮
此时我军见敌寇攻击不逞,大家更兴高采烈,竟有顽皮士兵,用长竹杆挑着钢盔,伸出××窗外作我军探窥状,敌寇不察,竟以机枪集中射击,我军见之,拍手大笑,捧腹不置。
发明照明战术
下午六时许,天色已暗,敌之枪炮声虽渐稀疏,旋而却又紧张起来了。这时敌寇企图利用黑夜,接近我阵地,准备在西北面,用掘土机挖地道,轰炸四行仓库墙壁,并准备以坦克车猛冲四行仓库门口。可是这种种毒计,幸被我瞭望哨察觉。我得到此项报告后,急与谢团附磋商应付办法。当即决定利用照明,严密防范,待敌寇接近,即用手榴弹投掷。并决定实施照明方法如下:
(一)敌人距离较近时,用信号弹射击,如发现敌人,就用轻、重机关枪射击。
(二)敌人接近四行时,以一人用大号手电灯缚于竹竿上,伸出窗外,向下探照。另一人在其他黑暗之窗口窥探,如发现敌兵接近,即用手榴弹抛炸。
(三)用棉花打成粗稔子,浸以煤油,燃烧后投于地上。
于是敌寇想破坏我坚强堡垒之毒计终于被我们粉碎了。今夜敌寇枪炮声,时紧时缓,彻夜未息。而我军全体官兵,又是整夜未得睡眠。
十月三十日 阴 星期六
努力完成工事
晨七时许,敌寇围攻已逾三昼夜,不但未得到丝毫成功,反而屡遭挫折,所以敌寇在今晨更变本加厉地,联合步炮空军向我进一步围攻。其炮火之猛烈,为三昼夜来所未有,外面一线之交通线——西藏路也完全断绝交通。然而我们已在三昼夜中,完成最巩固之工事。四行仓库之一、二、三层楼,均沿墙砌有三公尺厚的麻包,一直堆到屋顶。下面各主要门口,也砌有三公尺的麻包,因此敌寇的平射炮,机关枪完全失效。所以我仍然依照原定计划,除留一部份重火器严加抵抗外,其余大部份仍然继续构筑第五楼的工事,因为第五楼可以俯射敌寇所占的交通银行。
为什么我们不构筑第四楼的工事呢?一因材料有限不够分配,一因敌寇所占的交通银行较高于我之第四楼,在战术上实长瞰射之弊,一可引诱敌寇消耗弹药。所以第四楼不但没有做工事,同时也没有一个人在里面。
敌为我凿枪眼
第五楼的西面,是整个坚厚的墙壁,没有一个窗户。为了要发扬我的火力,必须凿枪眼,可是这墙壁全是钢骨水泥,我们也没有那样适当的工具可使用,所以要开设一个枪眼,是万分的困难。不料敌寇这时,在国庆路利用平射炮,对准我们这面墙乱轰,终于替我们轰穿了几个洞眼,这真使我“感谢”极了。我们架设机关枪,向敌寇聚集之处扫射。交通银行屋顶之敌寇,又仓惶奔逃。这时我很兴奋地督促赶筑第五楼工事,并限令于本日完成。预计将五楼工事完成后,将剩余材料,完全盖在大厦屋顶。以防空袭。
我们昼夜没有休息,没有睡觉的弟兄,确是疲倦极了,所以在做工的时候,尽管敌寇的炮火那样凶猛,他们有些还是很甜蜜地睡着在地上,这真是一批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勇士。
当我到处督率作工的时候,有的士兵坐在地上,见我来时也不动。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赶快做工?他们用嬉笑的姿态向我说:“营长啊!我们刚才休息,实在没有睡觉。”有的士兵见我来了,却互相警告说:“营长来了,赶快做吧!”这是一时许,一个传令兵来报告:“团附等营长去吃饭。”这时我才知道,自清晨到现在还没有用过饭。
五楼工事完成
晚八时许,五楼工事已告完成。敌寇攻击的猛烈,又甚于白昼了,并用探照灯照耀酉藏路,以猛烈的机关枪封锁路口。十时许,敌火更猛。十一时许,敌以平射炮及重迫击炮向四行仓库猛轰。最激烈时,每秒钟发炮一响。轰轰之声,震破长夜的沉寂。这时垃圾桥上的英驻兵为避免流血牺牲计,也撤退了。可是敌寇这种异样的企图,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
奉命退出闸北
晚十二时许,奉本师副师长冯转来最高领袖命令:“着于本晚十二时经过英租界退出四行仓库。”这时我想本营尚有轻重机关枪弹药四万余发,有手榴弹、迫击炮弹四百余颗,且已完成最坚固之工事,如无命令撤退,决可为我闸北领土流最后一滴血,至若干周以后。今晚奉命撤退,只得忍痛与我闸北阵地暂别,当即同谢团附商撤退办法。
计划撤退部署
为减少牺牲,随即集合各连长面示各连官兵一律武装起来,所有武器弹药,工作器具,均须佩带齐全进入原阵地,以备敌寇向我总攻。但未说明撤退消息。待各连准备完备后,我当即决定撤退部署如左:
(一)命第一连派兵一排,附重机枪一挺,由排长杨得余率领为收容部队,掩护我军经西藏路向英租界撤退;
(二)伤兵先行暗自退出;
(三)谢团附率领机关枪连及第一连之一部份按次撤退,并向英租界交涉撤退租界后之善后事宜;
(四)二、三连在最后撤退;
(五)我在二连之排尾、三连之先头随队退出。
完全退到租界
时已深夜十二时,我军开始遵命向英租界撤退,奈敌寇事先已明了我军撤退企图,除以探照灯和机关枪四挺严密封锁我必经之西藏路外,并以各种火力集中压迫,弹如雨下,我军仍以不屈不挠之精神,竭力施行火力制压,并利用敌火稍为间断时间,奋勇冲出,不幸当我随队冲到西藏路口时,被敌弹洞穿左腿。直至深夜二时许,我收容部队已安然退出,我受伤十余人及高悬屋顶之国旗,均安全携出,余心大慰。我此时承英驻军之厚情救护,送护医院疗伤,我营奉命死守闸北之任务,算告结束。
今后的人生观
是役也,既未成功,又未成仁,仅仅作到“绝对服从命令”六个字,备蒙国人赞许、爱护,至深感愧!瑞符身为军人,杀寇日长,当本“绝对服从命令”之精神,为争取抗战之最后胜利而奋斗!为争取中华民族之独立、自由而牺牲!完成我“不成功便成仁”之人生观,以报党国,以谢国人。
最后一点补白
本篇所述,仅就瑞符个人所目击者,所感想者而记。一言一语,不敢虚肴,至于其他宝贵可记之事迹自然很多,但非本人目击者,只得留待关心此四日记之人士,另文补述之。
本文选自《八一三淞沪抗战: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》,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/编,中国文史出版社,2015年7月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